女婿和女儿感情不和,母亲趁女儿不在时提出羞于启齿的要求...

女婿和女儿感情不和,母亲趁女儿不在时提出羞于启齿的要求...

都市的夜,静谧地深沉。

“啪——”

一阵痛意忽然袭来,梨诺睁开眼,就见自己狼狈地躺在床角,白皙的手臂上布满了深深浅浅地青紫痕迹,微搭着半片薄被的身躯居然……身无寸缕!

发生了什么事?

脑袋“轰”得一声,她快速扯住了被角试图盖住自己,突然,一双结实的男人小腿进入视野,下一秒,呼吸一窒,她被人掐住了脖子。

“好大的胆子,你居然敢算计我?”低沉愤怒的陌生男声蹦入耳底。

是谁?他在说什么?

空气逐渐稀薄,梨诺拼命去扯他的手掌。

“放……放开我……”

“说!是谁派你来的!”

愤怒的嗓音再度传来,梨诺仿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,已经说不出话,她只能不停地摇头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活活掐死的时候,颈部的力道猛然撤去,身体随之一歪,梨诺捶打着胸口,无力地倒趴在床上:

“咳咳……”

未及回神,下颌却再度被人捏住,一张鬼斧神工般的冷魅男人面孔瞬间占满视野,眸子里闪动着诡异的冷芒。

他的眼睛,居然是蓝黑色的!

外国人她见多了,可这样特别到难以形容的眼睛,她却是第一次见!

捕捉到她眼神的变化,男人的脸色瞬间又阴沉了几分:

“别以为睡了一晚就能跟我扯上关系!今天的事,你要敢出去多说一个字,我要你的命!”

猛地一个甩手,男人转身往浴室走去,随后一阵哗哗流水声响起。

梨诺整个人依然晕晕乎乎的,思绪尚未归拢,就听“叮哐”一声,镜子破碎的巨响传来。

她颤抖着抬眸,看到男人裹着浴巾走出来,捡起了散落的衣衫,垂落的拳头还带着丝丝恐怖的血痕。

出门之前,男人又阴鸷地看了她一眼:“记住我说的话!”

剧烈的摔门声响起,地板都跟着颤动了下。

清晰的凉意爬上后背,梨诺终于意识到,自己不是在做梦。

凌乱的床铺,身体的不适,还有空气中的暧昧气息,都在提醒她一个事实——她和刚刚那个陌生男人过夜了!

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,她快速地把衣服扒过来,胡乱地往身上套去。

她不是应该在江伯父的寿宴上吗?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?

这时,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!

糟糕!

房门猛地被挤开,一阵噼里啪啦地闪光灯亮起。

“啊——”梨诺尖叫一声,下意识地拉起被子捂住了脸。

“咦,是个年轻女人?不是阔太私会富二代吗?”

“这是谁啊?简直浪费时间!”

……

失落的声音过后,是一阵窸窣离去的响动,梨诺从被子里探出头,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,熟悉又陌生的英俊脸庞毫无预警地进入视野。

梨诺脸上的血色“唰”得一下褪去:

章……章越泽?

时隔三年,他终于回来了?

梨诺尚未自震惊中回神,就看到好闺蜜江露跟着走进来,还挽着章越泽的胳膊!

梨诺的眸子瞬间睁大!

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俩人——他们怎么会如此亲密?

江露的目光扫过凌乱的床单,还故意在上面停留了几秒。

洁白的床单,居然没有血渍?这倒很出乎她的意料!难道,这个简梨诺早就不是第一次了?早知道,她就不用费心了!

心里暗喜,江露脸上却故作遗憾跟惋惜:

“梨诺,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,你就不能忍一忍吗?为什么非要挑这个时候,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?枉费这些年我对你掏心掏肺,越泽对你念念不忘!”

言下之意,梨诺已经不是第一次跟男人鬼混了!

章越泽看着凌乱的床铺和衣衫不整的梨诺,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:“跟这种虚伪下贱的女人,有什么好说的?”

“越泽,别这样嘛!总归是我情不自禁地爱上你,心里难免愧疚……”

“我和她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,你不必愧疚!”

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地,梨诺气到浑身发抖。

第2章 早就不是第一次?

虚伪?下贱?

一个口口声声说爱她,却将她一个人抛弃在婚礼上,害得她家破人亡,至今连半句解释都没有!

一个对她嘘寒问暖、晓以大义,比她还义愤填膺地骂着“人渣”,背地里却跟这个“人渣”走到了一起?

到底是谁更虚伪?谁更下贱?

没想到会从自己爱了三年,又等了三年的男人口中听到这样的字眼,梨诺只觉得如此可笑,可笑这三年来,她竟然还对这个男人心存幻想。

梨诺冷笑出声:“难得,我们对‘彼此’的认知竟然达成共识了!”

说完,梨诺下床捡起外套,粗暴的推开两人离开了房间,她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,只是关起门来,却禁不住泪如雨下——

……

此时,星月夜总会,封以漠刚走到包房门口,便跟汤励晟撞了个正着,汤厉晟猛地拽住他的胳膊,直勾勾地看着他,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:

“封哥,你的眼睛——”变色了!

他破身了?

汤励晟见鬼一般,上下左右看了几遍,但封以漠的脸上像是被人泼了墨。

“封哥,谁家的小雏儿,这么大魅力,居然能入得了你的法眼?”

确定封以漠的眼睛真的从“黑色”变成了现在的“蓝黑色”,汤励晟掩不住的惊奇和难以置信。

封氏双杰,年轻有为,俊美无俦,一个是花花公子,一个却不近女色。原以为“封氏的特殊基因”肯定是要在“花花公子”封一霆的身上见证,没想到,居然是厌恶女人到极致的封以漠,率先破功!

“你不说话,没人把你当哑巴!”哪壶不开提哪壶!

这一刻眼睛还嘶嘶地疼,提醒着封以漠刚刚发生的一切,惹得他心头又一阵滋滋冒火,他绕开男子,大步进了包房。

……

隔天,梨诺恍恍惚惚地醒来,才发现手里还攥着一个蓝色的锦盒,里面是一对蝴蝶形状的钻石耳钉,在日光下熠熠生辉。

这是当年章越泽跟她求婚的定情信物!

心骤然一疼,又一阵恶心反胃,她甩手把锦盒扔进了抽屉,转身跑进了洗手间:

“呕——”

“小梨,醒了吗?出来吃早饭了!”

房外,传来母亲关切的声音,梨诺赶紧漱了漱口:“马上!”

曾经的不甘与伤心,仿佛都被吐了出来!有些事,早该放下了!

起身的时候,梨诺感觉到了轻松,却又忍不住愤怒。

可惜,她醒悟的太晚了,又一直被江露蒙在鼓里,以至于连第一次都被她算计了!

想起昨晚,一股恨意陡然涌上了心头!

难怪昨晚江露的眼睛总是进沙子,时不时地让她给吹!现在想来,江露肯定是趁机在她的饮品里动了手脚!

就为了章越泽?

可江露明知道她跟章越泽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!为什么还要害她?

餐桌上,母亲给她盛好了饭:“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是不是工作太累了?还是昨晚宴会上跟露露吵架了?”

看着母亲明显苍老了许多的面色,梨诺心里又一阵难受,夹了个鸡蛋放进母亲碗中,笑了笑:

“没有的事儿!可能喝了酒,没睡好……”

她不能再让母亲担心了!所以昨晚的事,她只字未提!

还没吃完饭,梨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来不及伤心,她风风火火地出了门:

“我要出个差,妈,你在家照顾好自己!”

梨诺再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大半个月后。

先去公司报了个道,梨诺才拉着行李箱往家走,路过家附近的点心店,想起母亲最喜欢吃他们家的榴莲酥,便过去排了个队。

走着走着,不知何时,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一个浅灰色的高大身影朝她走来,梨诺呼吸一窒,下意识的看过去。

章越泽!他怎么在这儿?

男人停下了脚步,一瞬不瞬的望着她。

不同于那天在酒店的阴沉和冷漠,此时,男人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,可是那双黑眸却好像掩藏着太多的情绪,四目相对的一瞬间,梨诺的大脑一片空白,唇瓣翕动,最终一个音也没发出来。

第3章 心机婊!

俩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对视了好一会儿。

不远处的十字路口,江露恨的差点没把指甲掐断了。梨诺这个贱人!越泽明明亲眼看到她有多么的下贱,竟然还不死心!

她咬牙拿起了手机,拨了个电话。

突来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的沉默,章越泽的眼神忽然变冷,他接起电话,转身离去。

梨诺也终于回神。

她苦笑了下,下意识地转身,突然,“啪”地一声,一个耳光重重地甩了上来!

她愕然:“妈?”

“你别叫我!我没你这么不中用的女儿!你父亲现在还躺在医院,你居然还跟他牵扯不断?你是不是想连我也气死,就高兴了?你为什么会成为全成笑柄?我们一家为什么会餐风露宿、沦落至此?我们为什么会背井离乡,这一切,你都忘了吗?要不是江露通知我,我现在现在还蒙在鼓里……”

怒不可遏,简母气得浑身哆嗦。

江露!又是江露!

这个心机婊!

一个气急,简母竟当场晕了过去。

因为这个误会,简母竟然三天没跟梨诺讲话,血压升高,还住了院。这天,特意给母亲炖了汤,梨诺又不厌其烦地再次把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:

“妈,您别再生气了!我真得没跟他藕断丝连,是偶遇的……一句话都没说,江露现在是他的女朋友了,她的话,你怎么能信呢?以后,我们都离他们远一点,好不好?我保证不会跟他再有任何关系!你吃一点吧,身体要紧!”

从小到大,父母都没舍得打过她,唯一可数的几次对她动手,却是从三年前开始,都是因为——章越泽!

其实到现在她也不明白,当年,他为什么那么疯狂的追求她,又将她抛弃?曾经他们的爱情,轰轰烈烈,也是校园佳话!

心头的这个疙瘩一直困扰着她,三年,都不曾放下!这一刻,却变得好像没那么重要了,现在每每想起,当真只剩下彻骨的“疼”了!

“你说得都是真的?”

“我发誓!”

思索了片刻,简母还是接过了汤碗,梨诺也露出了几天来第一个笑容。

见梨诺面色憔悴,简母态度也软了些:“我没事了,去办出院吧!这里这么贵,多住一天多花一天钱!”

“没关系的!那我先去问问医生……”

梨诺刚拐过走廊,背后传来熟悉的嗓音:“梨诺?真巧啊!”

恶心的调调让人浑身起鸡皮,梨诺下意识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,却还是被江露堵住了去路:“怎么见我就跑啊?还生我的气呢?”

梨诺转身,江露也跟着移步,她转回,江露又快速挡住了她的去路:

“梨诺,别这么小气嘛!我一直把你当姐妹的,别因为越泽影响我们的友情啊!”

她还能更无耻些吗?

梨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:“我很忙,做戏找别人去!”

江露突然扯住了她的胳膊,还一脸委屈兮兮:

“你别生气啊!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!梨诺,你相信我,越泽真得不是你说得那么坏,他一直都没忘记你,他很重情谊的,这两年,他也很煎熬的,我经常看到他望着……”

这画风,怎么说变就变?

“够了!”

梨诺厌恶的甩开了她的手,却不料江露就这么倒在了地上,还捂着肚子:“好痛!”

这是唱得哪一出?她没推她啊?

“越泽……”

听到江露的低喃,梨诺恍然大悟,果然,她转身就对上了章越泽愤怒又难看的脸色,下一秒,他已经越过她,俯身抱住了地上的江露:

“你怎么样?”

“都是……是我自己不小心!你别多想!我不该主动打招呼……”声音委屈极了。

“我带你看医生!”

看着江露的惺惺作态,梨诺握紧了拳,唇角抽搐了几下,实在憋不住了:“下次,穿了高跟鞋再来演!”

特意穿一双平底鞋,好像提前知道自己要摔倒似的!

做戏都不知道做全套!

章越泽看着梨诺,目光冷的像冰:“露露有事,我不会放过你!”

说完,他抱起江露,转身走向电梯,趴在他肩头的江露给了梨诺一个得意的眼神。

梨诺忽然一阵恶心反胃:“呕——”

“你不会是有了吧?”

离开之前,江露轻飘飘的丢下了这句话。

这句话对梨诺而言,不啻于重磅炸弹!

“不会这么衰吧?一次就中奖?”

她口中喃喃着,在心里暗算了下日期,果然,月事已经迟了很久了!

梨诺慌乱异常,脸色也一片煞白,转身,却对上了一双愤怒的蓝眸,正阴森森地散着寒芒。

是他?那天在酒店的陌生男人?

梨诺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步!

 

以防精彩内容丢失,请您 【手机微信扫一扫】 继续免费阅读全篇~~~高潮不断

阅读 100000+ 58752
精选留言
赵天 36558
关注公众号后,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,很方便!
12小时前
马上有钱 18689
真的太好看了,跌宕起伏,有意思!
6小时前
简单 17566
终于不用书荒了!
3小时前
感恩有你 6989
关注就能看,还挺方便的哈哈
1小时前

青岛海晨希纺织有限公司